绿财神报-绿财神报-免费大公开

来源:中原网     发布时间; 2019-12-06 13:16:29   【字号:      】

绿财神报

图为宗吉老人(左一)的女儿拉琼在为老人梳头。 记者 扎西顿珠 楚武干 摄人物背景:宗吉,女,现年82岁,家住日喀则市康马县少岗乡朗巴村。民主改革前,宗吉一家12口人都是朗通庄园的农奴。宗吉11岁时就在朗通庄园当朗生,给庄园主夫人做女佣。1959年,民主改革彻底废除了封建农奴制度,宗吉分到了衣服、房子和土地,从此她的人生也发生了巨变。“即使雪山变成酥油,也被领主占有;即使河水变成牛奶,我们也喝不上一口;生命虽由父母所赐,身体却为官家占有……”初春的康马县少岗乡朗巴村,依旧寒风凛冽。82岁的宗吉老阿妈坐在自家客厅的藏式沙发上,回忆着旧西藏的黑暗与苦难,那些为庄园主夫人当女佣的日子,至今记忆犹新。“我父母都是朗通庄园的农奴,生活很苦,父母没法养活我,就把我送给了庄园主的夫人做女佣。洗衣、做饭、端茶送水、打扫卫生等等,我每天起早贪黑有干不完的活儿。”宗吉说。“稍微做不好,就会挨打受骂。”宗吉记得,有一次,为夫人端茶,不小心把茶水洒出了一点,被夫人狠狠扇了巴掌。至于被打了多少次,宗吉已经数不清了。在旧西藏,农奴面前只有三条路:逃荒、为奴和乞讨。宗吉说,她自己也逃跑过。那一年,宗吉22岁,一次,庄园主和夫人带了大量贵重物品去拉萨,宗吉负责保管,因少了几件瓷器,夫人罚她十几天不准吃饭。因为饥饿难耐,宗吉最终决定逃跑。“我害怕被抓住,就一直跑,跑到了拉萨一处解放军驻地。”宗吉清楚地记得,跑到部队后,解放军给了她一间小房子,送了被子和很多吃的,还安排她到后勤做帮厨。不幸的是,两个月后,宗吉不小心又被庄园主抓住了。“关了20多天后,又把我押回了庄园。”所幸苦日子没有持续多久,宗吉被抓回朗通庄园那一年正是1959年,西藏民主改革的一声春雷,唤醒了这片沉睡的土地。“是朴连长救了我,是人民解放军救了我,是共产党救了我。”说起朴连长,宗吉眼中泛着泪光,“当时,朴连长带着十几名解放军来到朗通庄园,将我们这些农奴集中起来,宣讲政策,给我们分庄园主的家产。朴连长说,废除农奴制度后,大家就再也不用受农奴主剥削,可以做自己的主人了。我们都情不自禁地欢呼‘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宗吉回忆道,当时,她分到了几件庄园主夫人的上衣、藏袍和皮靴,还分到了房子和土地。“当女佣时,只有一件可以勉强遮体的衣服穿,看着庄园主夫人身上华丽的衣服,我特别羡慕。没想到我也穿上了她的衣服,这是我第一次穿这么好的衣服。”宗吉说。“从给庄园主当牛做马到自己买车、出门坐车,从与牲口同吃同住到住上藏式楼房,从生病无人管到享有免费医疗,柏油路、水泥路通了,水电通了,网络通了。我们生活方方面面的变化都太大了。”从黑暗到光明、从落后到进步,宗吉见证了西藏从苦难到辉煌的发展历程。可见可感的变化、真真切切的感受,让宗吉更加坚定了跟党走的信心和决心。“经历过旧西藏的苦,才更能懂得珍惜新西藏的甜。共产党让我获得了新生,做人不能忘本,要感党恩、听党话、跟党走。”宗吉说,民主改革后,她还当上了村里的妇女主任,真正实现了当家作主。如今,住着宽敞明亮的安居房、使用着各种家具家电、享受着政府的各种补贴,宗吉笑呵呵地说:“有党和政府的关心关怀,孩子上学、就医不用花钱,想穿什么衣服都能买到,酥油茶想喝多少喝多少,肉想吃多少吃多少,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足。”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参考消息网4月7日报道 英国广播公司(BBC)中文网 4月4日报道称,美国前贸易代表巴尔舍夫斯基在中国有一个鲜明的形象:脖间系着精致斑斓的丝巾、身材瘦小但内心强大的谈判专家。20年前,她作为美国首席贸易谈判代表,在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关键谈判中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近日,巴尔舍夫斯基接受BBC独家采访,如今依然对丝巾情有独钟的她,笑说与“不打不相识”的中国谈判代表龙永图当年结下的友谊仍在延续。曾躲进女厕所向克林顿电话汇报谈判结果报道称,当年WTO谈判的一件轶事如今还为人津津乐道。1999年11月,经过长达六天的最后一轮艰难谈判,从美国飞到北京谈判、连日来几乎没合过眼的巴尔舍夫斯基,与白宫首席经济顾问斯珀林拨电话给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通知他谈判圆满结束。他们拨打这通历史性电话的地点,竟是外经贸部大楼的女厕所。曾有媒体报道,他们躲进女厕通话是为了防止对话被中方人员听见,巴尔舍夫斯基则告诉BBC中文,那其实另有缘由:“当时收到风声的记者们开始涌入大楼,女士洗手间是唯一一个安静的地方。”中美需在各自目标间找到平衡报道表示,另一个20年未变的因素是,中美贸易关系再遇挑战,新一轮谈判4月3日在华盛顿展开。作为1997年至2001年的美国首席贸易谈判员,巴尔舍夫斯基分享了她对中美贸易关系、加入WTO以来中国经济改革的见解。她认为,贸易谈判的最终结果很可能是美国移除大部分的现行关税。对于外媒报道的中美磋商另一大争议点,即如何建立协议执行机制问题,巴尔舍夫斯基表示,“我的猜想是,谈判桌上的人想到过一百种执行机制。”她指出,国际谈判经常“内外有别”,外界看来两方的立场都很极端,但在谈判桌上,双方很清楚自己和对方都必须让步,以达成某种协议。在巴尔舍夫斯基看来,中美谈判双方应该都对各自的想法“心知肚明”,因此,“剩下的问题就是:如何在美中各自想要达成的目标间,找到合适的平衡”。批特朗普贸易政策“不理性”报道称,巴尔舍夫斯基强调,中美间保有经贸对话机制十分重要,但对话应是小范围的频繁会面,聚焦具体的承诺和执行结果。“在一百人的大房间里,什么事情都不会做成。而每边三、五个关键人物的会谈能立即推进进程。”对于特朗普政府采取的所谓“美国优先”贸易政策,巴尔舍夫斯基形容,特朗普上任以来采取“非正统的”贸易政策,例如以保护美国国家安全为理由,对加拿大和墨西哥进入美国市场的钢铁和铝材产品加征惩罚性关税。“从我们的邻居加拿大进口铝材,怎么危害美国国家安全了?”她指出,特朗普政府对某些法律的运用是不恰当的,“我认为美国最终会对此感到后悔。”“协议的真谛是,各方都需要让步”BBC报道提到,作为曾担任同一职位的“前辈”,谈及对莱特希泽的建议,巴尔舍夫斯基没有谈论具体议题,选择回归谈判的基本:“坚定代表美国的利益、清晰传达一贯的立场、知己知彼。”巴尔舍夫斯基说:“我们都想要天上的月亮和星星,但我们需要的可能只是一个容身之所。”在底线与理想之间,就是谈判的空间。在谈判时多观察、少说话,对方的身体往往比嘴巴先“开口说话”。作为中国加入WTO的其中一位关键推手,巴尔舍夫斯基评价说,中国初加入WTO时,经济改革执行情况良好,人民的生活质量大幅提高。在她看来,正在进行的贸易谈判与20年前的WTO谈判面临的棘手议题,其实十分相似。报道称,知识产权一直是让美国担忧的议题。1995至1996年,时任副贸易代表的巴尔舍夫斯基负责美国产品打入中国市场以及知识产权保护的谈判,最终与中国达成《中美知识产权协议》。巴尔舍夫斯基认为,20年来中国在这一问题上取得了重大的进步。巴尔舍夫斯基认为,目前的中美谈判中,两国有共同目标,都想达成互利的协议。而在谈判中亘古不变的真理是,所有的谈判都从各方坚持各自立场开始,逐渐向对方靠近。“协议的真谛是,各方都需要让步。”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图为宗吉老人(左一)的女儿拉琼在为老人梳头。 记者 扎西顿珠 楚武干 摄人物背景:宗吉,女,现年82岁,家住日喀则市康马县少岗乡朗巴村。民主改革前,宗吉一家12口人都是朗通庄园的农奴。宗吉11岁时就在朗通庄园当朗生,给庄园主夫人做女佣。1959年,民主改革彻底废除了封建农奴制度,宗吉分到了衣服、房子和土地,从此她的人生也发生了巨变。“即使雪山变成酥油,也被领主占有;即使河水变成牛奶,我们也喝不上一口;生命虽由父母所赐,身体却为官家占有……”初春的康马县少岗乡朗巴村,依旧寒风凛冽。82岁的宗吉老阿妈坐在自家客厅的藏式沙发上,回忆着旧西藏的黑暗与苦难,那些为庄园主夫人当女佣的日子,至今记忆犹新。“我父母都是朗通庄园的农奴,生活很苦,父母没法养活我,就把我送给了庄园主的夫人做女佣。洗衣、做饭、端茶送水、打扫卫生等等,我每天起早贪黑有干不完的活儿。”宗吉说。“稍微做不好,就会挨打受骂。”宗吉记得,有一次,为夫人端茶,不小心把茶水洒出了一点,被夫人狠狠扇了巴掌。至于被打了多少次,宗吉已经数不清了。在旧西藏,农奴面前只有三条路:逃荒、为奴和乞讨。宗吉说,她自己也逃跑过。那一年,宗吉22岁,一次,庄园主和夫人带了大量贵重物品去拉萨,宗吉负责保管,因少了几件瓷器,夫人罚她十几天不准吃饭。因为饥饿难耐,宗吉最终决定逃跑。“我害怕被抓住,就一直跑,跑到了拉萨一处解放军驻地。”宗吉清楚地记得,跑到部队后,解放军给了她一间小房子,送了被子和很多吃的,还安排她到后勤做帮厨。不幸的是,两个月后,宗吉不小心又被庄园主抓住了。“关了20多天后,又把我押回了庄园。”所幸苦日子没有持续多久,宗吉被抓回朗通庄园那一年正是1959年,西藏民主改革的一声春雷,唤醒了这片沉睡的土地。“是朴连长救了我,是人民解放军救了我,是共产党救了我。”说起朴连长,宗吉眼中泛着泪光,“当时,朴连长带着十几名解放军来到朗通庄园,将我们这些农奴集中起来,宣讲政策,给我们分庄园主的家产。朴连长说,废除农奴制度后,大家就再也不用受农奴主剥削,可以做自己的主人了。我们都情不自禁地欢呼‘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宗吉回忆道,当时,她分到了几件庄园主夫人的上衣、藏袍和皮靴,还分到了房子和土地。“当女佣时,只有一件可以勉强遮体的衣服穿,看着庄园主夫人身上华丽的衣服,我特别羡慕。没想到我也穿上了她的衣服,这是我第一次穿这么好的衣服。”宗吉说。“从给庄园主当牛做马到自己买车、出门坐车,从与牲口同吃同住到住上藏式楼房,从生病无人管到享有免费医疗,柏油路、水泥路通了,水电通了,网络通了。我们生活方方面面的变化都太大了。”从黑暗到光明、从落后到进步,宗吉见证了西藏从苦难到辉煌的发展历程。可见可感的变化、真真切切的感受,让宗吉更加坚定了跟党走的信心和决心。“经历过旧西藏的苦,才更能懂得珍惜新西藏的甜。共产党让我获得了新生,做人不能忘本,要感党恩、听党话、跟党走。”宗吉说,民主改革后,她还当上了村里的妇女主任,真正实现了当家作主。如今,住着宽敞明亮的安居房、使用着各种家具家电、享受着政府的各种补贴,宗吉笑呵呵地说:“有党和政府的关心关怀,孩子上学、就医不用花钱,想穿什么衣服都能买到,酥油茶想喝多少喝多少,肉想吃多少吃多少,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足。”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图为宗吉老人(左一)的女儿拉琼在为老人梳头。 记者 扎西顿珠 楚武干 摄人物背景:宗吉,女,现年82岁,家住日喀则市康马县少岗乡朗巴村。民主改革前,宗吉一家12口人都是朗通庄园的农奴。宗吉11岁时就在朗通庄园当朗生,给庄园主夫人做女佣。1959年,民主改革彻底废除了封建农奴制度,宗吉分到了衣服、房子和土地,从此她的人生也发生了巨变。“即使雪山变成酥油,也被领主占有;即使河水变成牛奶,我们也喝不上一口;生命虽由父母所赐,身体却为官家占有……”初春的康马县少岗乡朗巴村,依旧寒风凛冽。82岁的宗吉老阿妈坐在自家客厅的藏式沙发上,回忆着旧西藏的黑暗与苦难,那些为庄园主夫人当女佣的日子,至今记忆犹新。“我父母都是朗通庄园的农奴,生活很苦,父母没法养活我,就把我送给了庄园主的夫人做女佣。洗衣、做饭、端茶送水、打扫卫生等等,我每天起早贪黑有干不完的活儿。”宗吉说。“稍微做不好,就会挨打受骂。”宗吉记得,有一次,为夫人端茶,不小心把茶水洒出了一点,被夫人狠狠扇了巴掌。至于被打了多少次,宗吉已经数不清了。在旧西藏,农奴面前只有三条路:逃荒、为奴和乞讨。宗吉说,她自己也逃跑过。那一年,宗吉22岁,一次,庄园主和夫人带了大量贵重物品去拉萨,宗吉负责保管,因少了几件瓷器,夫人罚她十几天不准吃饭。因为饥饿难耐,宗吉最终决定逃跑。“我害怕被抓住,就一直跑,跑到了拉萨一处解放军驻地。”宗吉清楚地记得,跑到部队后,解放军给了她一间小房子,送了被子和很多吃的,还安排她到后勤做帮厨。不幸的是,两个月后,宗吉不小心又被庄园主抓住了。“关了20多天后,又把我押回了庄园。”所幸苦日子没有持续多久,宗吉被抓回朗通庄园那一年正是1959年,西藏民主改革的一声春雷,唤醒了这片沉睡的土地。“是朴连长救了我,是人民解放军救了我,是共产党救了我。”说起朴连长,宗吉眼中泛着泪光,“当时,朴连长带着十几名解放军来到朗通庄园,将我们这些农奴集中起来,宣讲政策,给我们分庄园主的家产。朴连长说,废除农奴制度后,大家就再也不用受农奴主剥削,可以做自己的主人了。我们都情不自禁地欢呼‘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宗吉回忆道,当时,她分到了几件庄园主夫人的上衣、藏袍和皮靴,还分到了房子和土地。“当女佣时,只有一件可以勉强遮体的衣服穿,看着庄园主夫人身上华丽的衣服,我特别羡慕。没想到我也穿上了她的衣服,这是我第一次穿这么好的衣服。”宗吉说。“从给庄园主当牛做马到自己买车、出门坐车,从与牲口同吃同住到住上藏式楼房,从生病无人管到享有免费医疗,柏油路、水泥路通了,水电通了,网络通了。我们生活方方面面的变化都太大了。”从黑暗到光明、从落后到进步,宗吉见证了西藏从苦难到辉煌的发展历程。可见可感的变化、真真切切的感受,让宗吉更加坚定了跟党走的信心和决心。“经历过旧西藏的苦,才更能懂得珍惜新西藏的甜。共产党让我获得了新生,做人不能忘本,要感党恩、听党话、跟党走。”宗吉说,民主改革后,她还当上了村里的妇女主任,真正实现了当家作主。如今,住着宽敞明亮的安居房、使用着各种家具家电、享受着政府的各种补贴,宗吉笑呵呵地说:“有党和政府的关心关怀,孩子上学、就医不用花钱,想穿什么衣服都能买到,酥油茶想喝多少喝多少,肉想吃多少吃多少,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足。”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图为宗吉老人(左一)的女儿拉琼在为老人梳头。 记者 扎西顿珠 楚武干 摄人物背景:宗吉,女,现年82岁,家住日喀则市康马县少岗乡朗巴村。民主改革前,宗吉一家12口人都是朗通庄园的农奴。宗吉11岁时就在朗通庄园当朗生,给庄园主夫人做女佣。1959年,民主改革彻底废除了封建农奴制度,宗吉分到了衣服、房子和土地,从此她的人生也发生了巨变。“即使雪山变成酥油,也被领主占有;即使河水变成牛奶,我们也喝不上一口;生命虽由父母所赐,身体却为官家占有……”初春的康马县少岗乡朗巴村,依旧寒风凛冽。82岁的宗吉老阿妈坐在自家客厅的藏式沙发上,回忆着旧西藏的黑暗与苦难,那些为庄园主夫人当女佣的日子,至今记忆犹新。“我父母都是朗通庄园的农奴,生活很苦,父母没法养活我,就把我送给了庄园主的夫人做女佣。洗衣、做饭、端茶送水、打扫卫生等等,我每天起早贪黑有干不完的活儿。”宗吉说。“稍微做不好,就会挨打受骂。”宗吉记得,有一次,为夫人端茶,不小心把茶水洒出了一点,被夫人狠狠扇了巴掌。至于被打了多少次,宗吉已经数不清了。在旧西藏,农奴面前只有三条路:逃荒、为奴和乞讨。宗吉说,她自己也逃跑过。那一年,宗吉22岁,一次,庄园主和夫人带了大量贵重物品去拉萨,宗吉负责保管,因少了几件瓷器,夫人罚她十几天不准吃饭。因为饥饿难耐,宗吉最终决定逃跑。“我害怕被抓住,就一直跑,跑到了拉萨一处解放军驻地。”宗吉清楚地记得,跑到部队后,解放军给了她一间小房子,送了被子和很多吃的,还安排她到后勤做帮厨。不幸的是,两个月后,宗吉不小心又被庄园主抓住了。“关了20多天后,又把我押回了庄园。”所幸苦日子没有持续多久,宗吉被抓回朗通庄园那一年正是1959年,西藏民主改革的一声春雷,唤醒了这片沉睡的土地。“是朴连长救了我,是人民解放军救了我,是共产党救了我。”说起朴连长,宗吉眼中泛着泪光,“当时,朴连长带着十几名解放军来到朗通庄园,将我们这些农奴集中起来,宣讲政策,给我们分庄园主的家产。朴连长说,废除农奴制度后,大家就再也不用受农奴主剥削,可以做自己的主人了。我们都情不自禁地欢呼‘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宗吉回忆道,当时,她分到了几件庄园主夫人的上衣、藏袍和皮靴,还分到了房子和土地。“当女佣时,只有一件可以勉强遮体的衣服穿,看着庄园主夫人身上华丽的衣服,我特别羡慕。没想到我也穿上了她的衣服,这是我第一次穿这么好的衣服。”宗吉说。“从给庄园主当牛做马到自己买车、出门坐车,从与牲口同吃同住到住上藏式楼房,从生病无人管到享有免费医疗,柏油路、水泥路通了,水电通了,网络通了。我们生活方方面面的变化都太大了。”从黑暗到光明、从落后到进步,宗吉见证了西藏从苦难到辉煌的发展历程。可见可感的变化、真真切切的感受,让宗吉更加坚定了跟党走的信心和决心。“经历过旧西藏的苦,才更能懂得珍惜新西藏的甜。共产党让我获得了新生,做人不能忘本,要感党恩、听党话、跟党走。”宗吉说,民主改革后,她还当上了村里的妇女主任,真正实现了当家作主。如今,住着宽敞明亮的安居房、使用着各种家具家电、享受着政府的各种补贴,宗吉笑呵呵地说:“有党和政府的关心关怀,孩子上学、就医不用花钱,想穿什么衣服都能买到,酥油茶想喝多少喝多少,肉想吃多少吃多少,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足。”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图为宗吉老人(左一)的女儿拉琼在为老人梳头。 记者 扎西顿珠 楚武干 摄人物背景:宗吉,女,现年82岁,家住日喀则市康马县少岗乡朗巴村。民主改革前,宗吉一家12口人都是朗通庄园的农奴。宗吉11岁时就在朗通庄园当朗生,给庄园主夫人做女佣。1959年,民主改革彻底废除了封建农奴制度,宗吉分到了衣服、房子和土地,从此她的人生也发生了巨变。“即使雪山变成酥油,也被领主占有;即使河水变成牛奶,我们也喝不上一口;生命虽由父母所赐,身体却为官家占有……”初春的康马县少岗乡朗巴村,依旧寒风凛冽。82岁的宗吉老阿妈坐在自家客厅的藏式沙发上,回忆着旧西藏的黑暗与苦难,那些为庄园主夫人当女佣的日子,至今记忆犹新。“我父母都是朗通庄园的农奴,生活很苦,父母没法养活我,就把我送给了庄园主的夫人做女佣。洗衣、做饭、端茶送水、打扫卫生等等,我每天起早贪黑有干不完的活儿。”宗吉说。“稍微做不好,就会挨打受骂。”宗吉记得,有一次,为夫人端茶,不小心把茶水洒出了一点,被夫人狠狠扇了巴掌。至于被打了多少次,宗吉已经数不清了。在旧西藏,农奴面前只有三条路:逃荒、为奴和乞讨。宗吉说,她自己也逃跑过。那一年,宗吉22岁,一次,庄园主和夫人带了大量贵重物品去拉萨,宗吉负责保管,因少了几件瓷器,夫人罚她十几天不准吃饭。因为饥饿难耐,宗吉最终决定逃跑。“我害怕被抓住,就一直跑,跑到了拉萨一处解放军驻地。”宗吉清楚地记得,跑到部队后,解放军给了她一间小房子,送了被子和很多吃的,还安排她到后勤做帮厨。不幸的是,两个月后,宗吉不小心又被庄园主抓住了。“关了20多天后,又把我押回了庄园。”所幸苦日子没有持续多久,宗吉被抓回朗通庄园那一年正是1959年,西藏民主改革的一声春雷,唤醒了这片沉睡的土地。“是朴连长救了我,是人民解放军救了我,是共产党救了我。”说起朴连长,宗吉眼中泛着泪光,“当时,朴连长带着十几名解放军来到朗通庄园,将我们这些农奴集中起来,宣讲政策,给我们分庄园主的家产。朴连长说,废除农奴制度后,大家就再也不用受农奴主剥削,可以做自己的主人了。我们都情不自禁地欢呼‘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宗吉回忆道,当时,她分到了几件庄园主夫人的上衣、藏袍和皮靴,还分到了房子和土地。“当女佣时,只有一件可以勉强遮体的衣服穿,看着庄园主夫人身上华丽的衣服,我特别羡慕。没想到我也穿上了她的衣服,这是我第一次穿这么好的衣服。”宗吉说。“从给庄园主当牛做马到自己买车、出门坐车,从与牲口同吃同住到住上藏式楼房,从生病无人管到享有免费医疗,柏油路、水泥路通了,水电通了,网络通了。我们生活方方面面的变化都太大了。”从黑暗到光明、从落后到进步,宗吉见证了西藏从苦难到辉煌的发展历程。可见可感的变化、真真切切的感受,让宗吉更加坚定了跟党走的信心和决心。“经历过旧西藏的苦,才更能懂得珍惜新西藏的甜。共产党让我获得了新生,做人不能忘本,要感党恩、听党话、跟党走。”宗吉说,民主改革后,她还当上了村里的妇女主任,真正实现了当家作主。如今,住着宽敞明亮的安居房、使用着各种家具家电、享受着政府的各种补贴,宗吉笑呵呵地说:“有党和政府的关心关怀,孩子上学、就医不用花钱,想穿什么衣服都能买到,酥油茶想喝多少喝多少,肉想吃多少吃多少,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足。”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参考消息网4月7日报道 英国广播公司(BBC)中文网 4月4日报道称,美国前贸易代表巴尔舍夫斯基在中国有一个鲜明的形象:脖间系着精致斑斓的丝巾、身材瘦小但内心强大的谈判专家。20年前,她作为美国首席贸易谈判代表,在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关键谈判中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近日,巴尔舍夫斯基接受BBC独家采访,如今依然对丝巾情有独钟的她,笑说与“不打不相识”的中国谈判代表龙永图当年结下的友谊仍在延续。曾躲进女厕所向克林顿电话汇报谈判结果报道称,当年WTO谈判的一件轶事如今还为人津津乐道。1999年11月,经过长达六天的最后一轮艰难谈判,从美国飞到北京谈判、连日来几乎没合过眼的巴尔舍夫斯基,与白宫首席经济顾问斯珀林拨电话给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通知他谈判圆满结束。他们拨打这通历史性电话的地点,竟是外经贸部大楼的女厕所。曾有媒体报道,他们躲进女厕通话是为了防止对话被中方人员听见,巴尔舍夫斯基则告诉BBC中文,那其实另有缘由:“当时收到风声的记者们开始涌入大楼,女士洗手间是唯一一个安静的地方。”中美需在各自目标间找到平衡报道表示,另一个20年未变的因素是,中美贸易关系再遇挑战,新一轮谈判4月3日在华盛顿展开。作为1997年至2001年的美国首席贸易谈判员,巴尔舍夫斯基分享了她对中美贸易关系、加入WTO以来中国经济改革的见解。她认为,贸易谈判的最终结果很可能是美国移除大部分的现行关税。对于外媒报道的中美磋商另一大争议点,即如何建立协议执行机制问题,巴尔舍夫斯基表示,“我的猜想是,谈判桌上的人想到过一百种执行机制。”她指出,国际谈判经常“内外有别”,外界看来两方的立场都很极端,但在谈判桌上,双方很清楚自己和对方都必须让步,以达成某种协议。在巴尔舍夫斯基看来,中美谈判双方应该都对各自的想法“心知肚明”,因此,“剩下的问题就是:如何在美中各自想要达成的目标间,找到合适的平衡”。批特朗普贸易政策“不理性”报道称,巴尔舍夫斯基强调,中美间保有经贸对话机制十分重要,但对话应是小范围的频繁会面,聚焦具体的承诺和执行结果。“在一百人的大房间里,什么事情都不会做成。而每边三、五个关键人物的会谈能立即推进进程。”对于特朗普政府采取的所谓“美国优先”贸易政策,巴尔舍夫斯基形容,特朗普上任以来采取“非正统的”贸易政策,例如以保护美国国家安全为理由,对加拿大和墨西哥进入美国市场的钢铁和铝材产品加征惩罚性关税。“从我们的邻居加拿大进口铝材,怎么危害美国国家安全了?”她指出,特朗普政府对某些法律的运用是不恰当的,“我认为美国最终会对此感到后悔。”“协议的真谛是,各方都需要让步”BBC报道提到,作为曾担任同一职位的“前辈”,谈及对莱特希泽的建议,巴尔舍夫斯基没有谈论具体议题,选择回归谈判的基本:“坚定代表美国的利益、清晰传达一贯的立场、知己知彼。”巴尔舍夫斯基说:“我们都想要天上的月亮和星星,但我们需要的可能只是一个容身之所。”在底线与理想之间,就是谈判的空间。在谈判时多观察、少说话,对方的身体往往比嘴巴先“开口说话”。作为中国加入WTO的其中一位关键推手,巴尔舍夫斯基评价说,中国初加入WTO时,经济改革执行情况良好,人民的生活质量大幅提高。在她看来,正在进行的贸易谈判与20年前的WTO谈判面临的棘手议题,其实十分相似。报道称,知识产权一直是让美国担忧的议题。1995至1996年,时任副贸易代表的巴尔舍夫斯基负责美国产品打入中国市场以及知识产权保护的谈判,最终与中国达成《中美知识产权协议》。巴尔舍夫斯基认为,20年来中国在这一问题上取得了重大的进步。巴尔舍夫斯基认为,目前的中美谈判中,两国有共同目标,都想达成互利的协议。而在谈判中亘古不变的真理是,所有的谈判都从各方坚持各自立场开始,逐渐向对方靠近。“协议的真谛是,各方都需要让步。”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参考消息网4月7日报道 英国广播公司(BBC)中文网 4月4日报道称,美国前贸易代表巴尔舍夫斯基在中国有一个鲜明的形象:脖间系着精致斑斓的丝巾、身材瘦小但内心强大的谈判专家。20年前,她作为美国首席贸易谈判代表,在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关键谈判中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近日,巴尔舍夫斯基接受BBC独家采访,如今依然对丝巾情有独钟的她,笑说与“不打不相识”的中国谈判代表龙永图当年结下的友谊仍在延续。曾躲进女厕所向克林顿电话汇报谈判结果报道称,当年WTO谈判的一件轶事如今还为人津津乐道。1999年11月,经过长达六天的最后一轮艰难谈判,从美国飞到北京谈判、连日来几乎没合过眼的巴尔舍夫斯基,与白宫首席经济顾问斯珀林拨电话给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通知他谈判圆满结束。他们拨打这通历史性电话的地点,竟是外经贸部大楼的女厕所。曾有媒体报道,他们躲进女厕通话是为了防止对话被中方人员听见,巴尔舍夫斯基则告诉BBC中文,那其实另有缘由:“当时收到风声的记者们开始涌入大楼,女士洗手间是唯一一个安静的地方。”中美需在各自目标间找到平衡报道表示,另一个20年未变的因素是,中美贸易关系再遇挑战,新一轮谈判4月3日在华盛顿展开。作为1997年至2001年的美国首席贸易谈判员,巴尔舍夫斯基分享了她对中美贸易关系、加入WTO以来中国经济改革的见解。她认为,贸易谈判的最终结果很可能是美国移除大部分的现行关税。对于外媒报道的中美磋商另一大争议点,即如何建立协议执行机制问题,巴尔舍夫斯基表示,“我的猜想是,谈判桌上的人想到过一百种执行机制。”她指出,国际谈判经常“内外有别”,外界看来两方的立场都很极端,但在谈判桌上,双方很清楚自己和对方都必须让步,以达成某种协议。在巴尔舍夫斯基看来,中美谈判双方应该都对各自的想法“心知肚明”,因此,“剩下的问题就是:如何在美中各自想要达成的目标间,找到合适的平衡”。批特朗普贸易政策“不理性”报道称,巴尔舍夫斯基强调,中美间保有经贸对话机制十分重要,但对话应是小范围的频繁会面,聚焦具体的承诺和执行结果。“在一百人的大房间里,什么事情都不会做成。而每边三、五个关键人物的会谈能立即推进进程。”对于特朗普政府采取的所谓“美国优先”贸易政策,巴尔舍夫斯基形容,特朗普上任以来采取“非正统的”贸易政策,例如以保护美国国家安全为理由,对加拿大和墨西哥进入美国市场的钢铁和铝材产品加征惩罚性关税。“从我们的邻居加拿大进口铝材,怎么危害美国国家安全了?”她指出,特朗普政府对某些法律的运用是不恰当的,“我认为美国最终会对此感到后悔。”“协议的真谛是,各方都需要让步”BBC报道提到,作为曾担任同一职位的“前辈”,谈及对莱特希泽的建议,巴尔舍夫斯基没有谈论具体议题,选择回归谈判的基本:“坚定代表美国的利益、清晰传达一贯的立场、知己知彼。”巴尔舍夫斯基说:“我们都想要天上的月亮和星星,但我们需要的可能只是一个容身之所。”在底线与理想之间,就是谈判的空间。在谈判时多观察、少说话,对方的身体往往比嘴巴先“开口说话”。作为中国加入WTO的其中一位关键推手,巴尔舍夫斯基评价说,中国初加入WTO时,经济改革执行情况良好,人民的生活质量大幅提高。在她看来,正在进行的贸易谈判与20年前的WTO谈判面临的棘手议题,其实十分相似。报道称,知识产权一直是让美国担忧的议题。1995至1996年,时任副贸易代表的巴尔舍夫斯基负责美国产品打入中国市场以及知识产权保护的谈判,最终与中国达成《中美知识产权协议》。巴尔舍夫斯基认为,20年来中国在这一问题上取得了重大的进步。巴尔舍夫斯基认为,目前的中美谈判中,两国有共同目标,都想达成互利的协议。而在谈判中亘古不变的真理是,所有的谈判都从各方坚持各自立场开始,逐渐向对方靠近。“协议的真谛是,各方都需要让步。”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图为宗吉老人(左一)的女儿拉琼在为老人梳头。 记者 扎西顿珠 楚武干 摄人物背景:宗吉,女,现年82岁,家住日喀则市康马县少岗乡朗巴村。民主改革前,宗吉一家12口人都是朗通庄园的农奴。宗吉11岁时就在朗通庄园当朗生,给庄园主夫人做女佣。1959年,民主改革彻底废除了封建农奴制度,宗吉分到了衣服、房子和土地,从此她的人生也发生了巨变。“即使雪山变成酥油,也被领主占有;即使河水变成牛奶,我们也喝不上一口;生命虽由父母所赐,身体却为官家占有……”初春的康马县少岗乡朗巴村,依旧寒风凛冽。82岁的宗吉老阿妈坐在自家客厅的藏式沙发上,回忆着旧西藏的黑暗与苦难,那些为庄园主夫人当女佣的日子,至今记忆犹新。“我父母都是朗通庄园的农奴,生活很苦,父母没法养活我,就把我送给了庄园主的夫人做女佣。洗衣、做饭、端茶送水、打扫卫生等等,我每天起早贪黑有干不完的活儿。”宗吉说。“稍微做不好,就会挨打受骂。”宗吉记得,有一次,为夫人端茶,不小心把茶水洒出了一点,被夫人狠狠扇了巴掌。至于被打了多少次,宗吉已经数不清了。在旧西藏,农奴面前只有三条路:逃荒、为奴和乞讨。宗吉说,她自己也逃跑过。那一年,宗吉22岁,一次,庄园主和夫人带了大量贵重物品去拉萨,宗吉负责保管,因少了几件瓷器,夫人罚她十几天不准吃饭。因为饥饿难耐,宗吉最终决定逃跑。“我害怕被抓住,就一直跑,跑到了拉萨一处解放军驻地。”宗吉清楚地记得,跑到部队后,解放军给了她一间小房子,送了被子和很多吃的,还安排她到后勤做帮厨。不幸的是,两个月后,宗吉不小心又被庄园主抓住了。“关了20多天后,又把我押回了庄园。”所幸苦日子没有持续多久,宗吉被抓回朗通庄园那一年正是1959年,西藏民主改革的一声春雷,唤醒了这片沉睡的土地。“是朴连长救了我,是人民解放军救了我,是共产党救了我。”说起朴连长,宗吉眼中泛着泪光,“当时,朴连长带着十几名解放军来到朗通庄园,将我们这些农奴集中起来,宣讲政策,给我们分庄园主的家产。朴连长说,废除农奴制度后,大家就再也不用受农奴主剥削,可以做自己的主人了。我们都情不自禁地欢呼‘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宗吉回忆道,当时,她分到了几件庄园主夫人的上衣、藏袍和皮靴,还分到了房子和土地。“当女佣时,只有一件可以勉强遮体的衣服穿,看着庄园主夫人身上华丽的衣服,我特别羡慕。没想到我也穿上了她的衣服,这是我第一次穿这么好的衣服。”宗吉说。“从给庄园主当牛做马到自己买车、出门坐车,从与牲口同吃同住到住上藏式楼房,从生病无人管到享有免费医疗,柏油路、水泥路通了,水电通了,网络通了。我们生活方方面面的变化都太大了。”从黑暗到光明、从落后到进步,宗吉见证了西藏从苦难到辉煌的发展历程。可见可感的变化、真真切切的感受,让宗吉更加坚定了跟党走的信心和决心。“经历过旧西藏的苦,才更能懂得珍惜新西藏的甜。共产党让我获得了新生,做人不能忘本,要感党恩、听党话、跟党走。”宗吉说,民主改革后,她还当上了村里的妇女主任,真正实现了当家作主。如今,住着宽敞明亮的安居房、使用着各种家具家电、享受着政府的各种补贴,宗吉笑呵呵地说:“有党和政府的关心关怀,孩子上学、就医不用花钱,想穿什么衣服都能买到,酥油茶想喝多少喝多少,肉想吃多少吃多少,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足。”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图为宗吉老人(左一)的女儿拉琼在为老人梳头。 记者 扎西顿珠 楚武干 摄人物背景:宗吉,女,现年82岁,家住日喀则市康马县少岗乡朗巴村。民主改革前,宗吉一家12口人都是朗通庄园的农奴。宗吉11岁时就在朗通庄园当朗生,给庄园主夫人做女佣。1959年,民主改革彻底废除了封建农奴制度,宗吉分到了衣服、房子和土地,从此她的人生也发生了巨变。“即使雪山变成酥油,也被领主占有;即使河水变成牛奶,我们也喝不上一口;生命虽由父母所赐,身体却为官家占有……”初春的康马县少岗乡朗巴村,依旧寒风凛冽。82岁的宗吉老阿妈坐在自家客厅的藏式沙发上,回忆着旧西藏的黑暗与苦难,那些为庄园主夫人当女佣的日子,至今记忆犹新。“我父母都是朗通庄园的农奴,生活很苦,父母没法养活我,就把我送给了庄园主的夫人做女佣。洗衣、做饭、端茶送水、打扫卫生等等,我每天起早贪黑有干不完的活儿。”宗吉说。“稍微做不好,就会挨打受骂。”宗吉记得,有一次,为夫人端茶,不小心把茶水洒出了一点,被夫人狠狠扇了巴掌。至于被打了多少次,宗吉已经数不清了。在旧西藏,农奴面前只有三条路:逃荒、为奴和乞讨。宗吉说,她自己也逃跑过。那一年,宗吉22岁,一次,庄园主和夫人带了大量贵重物品去拉萨,宗吉负责保管,因少了几件瓷器,夫人罚她十几天不准吃饭。因为饥饿难耐,宗吉最终决定逃跑。“我害怕被抓住,就一直跑,跑到了拉萨一处解放军驻地。”宗吉清楚地记得,跑到部队后,解放军给了她一间小房子,送了被子和很多吃的,还安排她到后勤做帮厨。不幸的是,两个月后,宗吉不小心又被庄园主抓住了。“关了20多天后,又把我押回了庄园。”所幸苦日子没有持续多久,宗吉被抓回朗通庄园那一年正是1959年,西藏民主改革的一声春雷,唤醒了这片沉睡的土地。“是朴连长救了我,是人民解放军救了我,是共产党救了我。”说起朴连长,宗吉眼中泛着泪光,“当时,朴连长带着十几名解放军来到朗通庄园,将我们这些农奴集中起来,宣讲政策,给我们分庄园主的家产。朴连长说,废除农奴制度后,大家就再也不用受农奴主剥削,可以做自己的主人了。我们都情不自禁地欢呼‘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宗吉回忆道,当时,她分到了几件庄园主夫人的上衣、藏袍和皮靴,还分到了房子和土地。“当女佣时,只有一件可以勉强遮体的衣服穿,看着庄园主夫人身上华丽的衣服,我特别羡慕。没想到我也穿上了她的衣服,这是我第一次穿这么好的衣服。”宗吉说。“从给庄园主当牛做马到自己买车、出门坐车,从与牲口同吃同住到住上藏式楼房,从生病无人管到享有免费医疗,柏油路、水泥路通了,水电通了,网络通了。我们生活方方面面的变化都太大了。”从黑暗到光明、从落后到进步,宗吉见证了西藏从苦难到辉煌的发展历程。可见可感的变化、真真切切的感受,让宗吉更加坚定了跟党走的信心和决心。“经历过旧西藏的苦,才更能懂得珍惜新西藏的甜。共产党让我获得了新生,做人不能忘本,要感党恩、听党话、跟党走。”宗吉说,民主改革后,她还当上了村里的妇女主任,真正实现了当家作主。如今,住着宽敞明亮的安居房、使用着各种家具家电、享受着政府的各种补贴,宗吉笑呵呵地说:“有党和政府的关心关怀,孩子上学、就医不用花钱,想穿什么衣服都能买到,酥油茶想喝多少喝多少,肉想吃多少吃多少,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足。”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图为宗吉老人(左一)的女儿拉琼在为老人梳头。 记者 扎西顿珠 楚武干 摄人物背景:宗吉,女,现年82岁,家住日喀则市康马县少岗乡朗巴村。民主改革前,宗吉一家12口人都是朗通庄园的农奴。宗吉11岁时就在朗通庄园当朗生,给庄园主夫人做女佣。1959年,民主改革彻底废除了封建农奴制度,宗吉分到了衣服、房子和土地,从此她的人生也发生了巨变。“即使雪山变成酥油,也被领主占有;即使河水变成牛奶,我们也喝不上一口;生命虽由父母所赐,身体却为官家占有……”初春的康马县少岗乡朗巴村,依旧寒风凛冽。82岁的宗吉老阿妈坐在自家客厅的藏式沙发上,回忆着旧西藏的黑暗与苦难,那些为庄园主夫人当女佣的日子,至今记忆犹新。“我父母都是朗通庄园的农奴,生活很苦,父母没法养活我,就把我送给了庄园主的夫人做女佣。洗衣、做饭、端茶送水、打扫卫生等等,我每天起早贪黑有干不完的活儿。”宗吉说。“稍微做不好,就会挨打受骂。”宗吉记得,有一次,为夫人端茶,不小心把茶水洒出了一点,被夫人狠狠扇了巴掌。至于被打了多少次,宗吉已经数不清了。在旧西藏,农奴面前只有三条路:逃荒、为奴和乞讨。宗吉说,她自己也逃跑过。那一年,宗吉22岁,一次,庄园主和夫人带了大量贵重物品去拉萨,宗吉负责保管,因少了几件瓷器,夫人罚她十几天不准吃饭。因为饥饿难耐,宗吉最终决定逃跑。“我害怕被抓住,就一直跑,跑到了拉萨一处解放军驻地。”宗吉清楚地记得,跑到部队后,解放军给了她一间小房子,送了被子和很多吃的,还安排她到后勤做帮厨。不幸的是,两个月后,宗吉不小心又被庄园主抓住了。“关了20多天后,又把我押回了庄园。”所幸苦日子没有持续多久,宗吉被抓回朗通庄园那一年正是1959年,西藏民主改革的一声春雷,唤醒了这片沉睡的土地。“是朴连长救了我,是人民解放军救了我,是共产党救了我。”说起朴连长,宗吉眼中泛着泪光,“当时,朴连长带着十几名解放军来到朗通庄园,将我们这些农奴集中起来,宣讲政策,给我们分庄园主的家产。朴连长说,废除农奴制度后,大家就再也不用受农奴主剥削,可以做自己的主人了。我们都情不自禁地欢呼‘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宗吉回忆道,当时,她分到了几件庄园主夫人的上衣、藏袍和皮靴,还分到了房子和土地。“当女佣时,只有一件可以勉强遮体的衣服穿,看着庄园主夫人身上华丽的衣服,我特别羡慕。没想到我也穿上了她的衣服,这是我第一次穿这么好的衣服。”宗吉说。“从给庄园主当牛做马到自己买车、出门坐车,从与牲口同吃同住到住上藏式楼房,从生病无人管到享有免费医疗,柏油路、水泥路通了,水电通了,网络通了。我们生活方方面面的变化都太大了。”从黑暗到光明、从落后到进步,宗吉见证了西藏从苦难到辉煌的发展历程。可见可感的变化、真真切切的感受,让宗吉更加坚定了跟党走的信心和决心。“经历过旧西藏的苦,才更能懂得珍惜新西藏的甜。共产党让我获得了新生,做人不能忘本,要感党恩、听党话、跟党走。”宗吉说,民主改革后,她还当上了村里的妇女主任,真正实现了当家作主。如今,住着宽敞明亮的安居房、使用着各种家具家电、享受着政府的各种补贴,宗吉笑呵呵地说:“有党和政府的关心关怀,孩子上学、就医不用花钱,想穿什么衣服都能买到,酥油茶想喝多少喝多少,肉想吃多少吃多少,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足。”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参考消息网4月7日报道 英国广播公司(BBC)中文网 4月4日报道称,美国前贸易代表巴尔舍夫斯基在中国有一个鲜明的形象:脖间系着精致斑斓的丝巾、身材瘦小但内心强大的谈判专家。20年前,她作为美国首席贸易谈判代表,在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关键谈判中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近日,巴尔舍夫斯基接受BBC独家采访,如今依然对丝巾情有独钟的她,笑说与“不打不相识”的中国谈判代表龙永图当年结下的友谊仍在延续。曾躲进女厕所向克林顿电话汇报谈判结果报道称,当年WTO谈判的一件轶事如今还为人津津乐道。1999年11月,经过长达六天的最后一轮艰难谈判,从美国飞到北京谈判、连日来几乎没合过眼的巴尔舍夫斯基,与白宫首席经济顾问斯珀林拨电话给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通知他谈判圆满结束。他们拨打这通历史性电话的地点,竟是外经贸部大楼的女厕所。曾有媒体报道,他们躲进女厕通话是为了防止对话被中方人员听见,巴尔舍夫斯基则告诉BBC中文,那其实另有缘由:“当时收到风声的记者们开始涌入大楼,女士洗手间是唯一一个安静的地方。”中美需在各自目标间找到平衡报道表示,另一个20年未变的因素是,中美贸易关系再遇挑战,新一轮谈判4月3日在华盛顿展开。作为1997年至2001年的美国首席贸易谈判员,巴尔舍夫斯基分享了她对中美贸易关系、加入WTO以来中国经济改革的见解。她认为,贸易谈判的最终结果很可能是美国移除大部分的现行关税。对于外媒报道的中美磋商另一大争议点,即如何建立协议执行机制问题,巴尔舍夫斯基表示,“我的猜想是,谈判桌上的人想到过一百种执行机制。”她指出,国际谈判经常“内外有别”,外界看来两方的立场都很极端,但在谈判桌上,双方很清楚自己和对方都必须让步,以达成某种协议。在巴尔舍夫斯基看来,中美谈判双方应该都对各自的想法“心知肚明”,因此,“剩下的问题就是:如何在美中各自想要达成的目标间,找到合适的平衡”。批特朗普贸易政策“不理性”报道称,巴尔舍夫斯基强调,中美间保有经贸对话机制十分重要,但对话应是小范围的频繁会面,聚焦具体的承诺和执行结果。“在一百人的大房间里,什么事情都不会做成。而每边三、五个关键人物的会谈能立即推进进程。”对于特朗普政府采取的所谓“美国优先”贸易政策,巴尔舍夫斯基形容,特朗普上任以来采取“非正统的”贸易政策,例如以保护美国国家安全为理由,对加拿大和墨西哥进入美国市场的钢铁和铝材产品加征惩罚性关税。“从我们的邻居加拿大进口铝材,怎么危害美国国家安全了?”她指出,特朗普政府对某些法律的运用是不恰当的,“我认为美国最终会对此感到后悔。”“协议的真谛是,各方都需要让步”BBC报道提到,作为曾担任同一职位的“前辈”,谈及对莱特希泽的建议,巴尔舍夫斯基没有谈论具体议题,选择回归谈判的基本:“坚定代表美国的利益、清晰传达一贯的立场、知己知彼。”巴尔舍夫斯基说:“我们都想要天上的月亮和星星,但我们需要的可能只是一个容身之所。”在底线与理想之间,就是谈判的空间。在谈判时多观察、少说话,对方的身体往往比嘴巴先“开口说话”。作为中国加入WTO的其中一位关键推手,巴尔舍夫斯基评价说,中国初加入WTO时,经济改革执行情况良好,人民的生活质量大幅提高。在她看来,正在进行的贸易谈判与20年前的WTO谈判面临的棘手议题,其实十分相似。报道称,知识产权一直是让美国担忧的议题。1995至1996年,时任副贸易代表的巴尔舍夫斯基负责美国产品打入中国市场以及知识产权保护的谈判,最终与中国达成《中美知识产权协议》。巴尔舍夫斯基认为,20年来中国在这一问题上取得了重大的进步。巴尔舍夫斯基认为,目前的中美谈判中,两国有共同目标,都想达成互利的协议。而在谈判中亘古不变的真理是,所有的谈判都从各方坚持各自立场开始,逐渐向对方靠近。“协议的真谛是,各方都需要让步。”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参考消息网4月7日报道 英国广播公司(BBC)中文网 4月4日报道称,美国前贸易代表巴尔舍夫斯基在中国有一个鲜明的形象:脖间系着精致斑斓的丝巾、身材瘦小但内心强大的谈判专家。20年前,她作为美国首席贸易谈判代表,在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关键谈判中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近日,巴尔舍夫斯基接受BBC独家采访,如今依然对丝巾情有独钟的她,笑说与“不打不相识”的中国谈判代表龙永图当年结下的友谊仍在延续。曾躲进女厕所向克林顿电话汇报谈判结果报道称,当年WTO谈判的一件轶事如今还为人津津乐道。1999年11月,经过长达六天的最后一轮艰难谈判,从美国飞到北京谈判、连日来几乎没合过眼的巴尔舍夫斯基,与白宫首席经济顾问斯珀林拨电话给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通知他谈判圆满结束。他们拨打这通历史性电话的地点,竟是外经贸部大楼的女厕所。曾有媒体报道,他们躲进女厕通话是为了防止对话被中方人员听见,巴尔舍夫斯基则告诉BBC中文,那其实另有缘由:“当时收到风声的记者们开始涌入大楼,女士洗手间是唯一一个安静的地方。”中美需在各自目标间找到平衡报道表示,另一个20年未变的因素是,中美贸易关系再遇挑战,新一轮谈判4月3日在华盛顿展开。作为1997年至2001年的美国首席贸易谈判员,巴尔舍夫斯基分享了她对中美贸易关系、加入WTO以来中国经济改革的见解。她认为,贸易谈判的最终结果很可能是美国移除大部分的现行关税。对于外媒报道的中美磋商另一大争议点,即如何建立协议执行机制问题,巴尔舍夫斯基表示,“我的猜想是,谈判桌上的人想到过一百种执行机制。”她指出,国际谈判经常“内外有别”,外界看来两方的立场都很极端,但在谈判桌上,双方很清楚自己和对方都必须让步,以达成某种协议。在巴尔舍夫斯基看来,中美谈判双方应该都对各自的想法“心知肚明”,因此,“剩下的问题就是:如何在美中各自想要达成的目标间,找到合适的平衡”。批特朗普贸易政策“不理性”报道称,巴尔舍夫斯基强调,中美间保有经贸对话机制十分重要,但对话应是小范围的频繁会面,聚焦具体的承诺和执行结果。“在一百人的大房间里,什么事情都不会做成。而每边三、五个关键人物的会谈能立即推进进程。”对于特朗普政府采取的所谓“美国优先”贸易政策,巴尔舍夫斯基形容,特朗普上任以来采取“非正统的”贸易政策,例如以保护美国国家安全为理由,对加拿大和墨西哥进入美国市场的钢铁和铝材产品加征惩罚性关税。“从我们的邻居加拿大进口铝材,怎么危害美国国家安全了?”她指出,特朗普政府对某些法律的运用是不恰当的,“我认为美国最终会对此感到后悔。”“协议的真谛是,各方都需要让步”BBC报道提到,作为曾担任同一职位的“前辈”,谈及对莱特希泽的建议,巴尔舍夫斯基没有谈论具体议题,选择回归谈判的基本:“坚定代表美国的利益、清晰传达一贯的立场、知己知彼。”巴尔舍夫斯基说:“我们都想要天上的月亮和星星,但我们需要的可能只是一个容身之所。”在底线与理想之间,就是谈判的空间。在谈判时多观察、少说话,对方的身体往往比嘴巴先“开口说话”。作为中国加入WTO的其中一位关键推手,巴尔舍夫斯基评价说,中国初加入WTO时,经济改革执行情况良好,人民的生活质量大幅提高。在她看来,正在进行的贸易谈判与20年前的WTO谈判面临的棘手议题,其实十分相似。报道称,知识产权一直是让美国担忧的议题。1995至1996年,时任副贸易代表的巴尔舍夫斯基负责美国产品打入中国市场以及知识产权保护的谈判,最终与中国达成《中美知识产权协议》。巴尔舍夫斯基认为,20年来中国在这一问题上取得了重大的进步。巴尔舍夫斯基认为,目前的中美谈判中,两国有共同目标,都想达成互利的协议。而在谈判中亘古不变的真理是,所有的谈判都从各方坚持各自立场开始,逐渐向对方靠近。“协议的真谛是,各方都需要让步。”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参考消息网4月7日报道 英国广播公司(BBC)中文网 4月4日报道称,美国前贸易代表巴尔舍夫斯基在中国有一个鲜明的形象:脖间系着精致斑斓的丝巾、身材瘦小但内心强大的谈判专家。20年前,她作为美国首席贸易谈判代表,在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关键谈判中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近日,巴尔舍夫斯基接受BBC独家采访,如今依然对丝巾情有独钟的她,笑说与“不打不相识”的中国谈判代表龙永图当年结下的友谊仍在延续。曾躲进女厕所向克林顿电话汇报谈判结果报道称,当年WTO谈判的一件轶事如今还为人津津乐道。1999年11月,经过长达六天的最后一轮艰难谈判,从美国飞到北京谈判、连日来几乎没合过眼的巴尔舍夫斯基,与白宫首席经济顾问斯珀林拨电话给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通知他谈判圆满结束。他们拨打这通历史性电话的地点,竟是外经贸部大楼的女厕所。曾有媒体报道,他们躲进女厕通话是为了防止对话被中方人员听见,巴尔舍夫斯基则告诉BBC中文,那其实另有缘由:“当时收到风声的记者们开始涌入大楼,女士洗手间是唯一一个安静的地方。”中美需在各自目标间找到平衡报道表示,另一个20年未变的因素是,中美贸易关系再遇挑战,新一轮谈判4月3日在华盛顿展开。作为1997年至2001年的美国首席贸易谈判员,巴尔舍夫斯基分享了她对中美贸易关系、加入WTO以来中国经济改革的见解。她认为,贸易谈判的最终结果很可能是美国移除大部分的现行关税。对于外媒报道的中美磋商另一大争议点,即如何建立协议执行机制问题,巴尔舍夫斯基表示,“我的猜想是,谈判桌上的人想到过一百种执行机制。”她指出,国际谈判经常“内外有别”,外界看来两方的立场都很极端,但在谈判桌上,双方很清楚自己和对方都必须让步,以达成某种协议。在巴尔舍夫斯基看来,中美谈判双方应该都对各自的想法“心知肚明”,因此,“剩下的问题就是:如何在美中各自想要达成的目标间,找到合适的平衡”。批特朗普贸易政策“不理性”报道称,巴尔舍夫斯基强调,中美间保有经贸对话机制十分重要,但对话应是小范围的频繁会面,聚焦具体的承诺和执行结果。“在一百人的大房间里,什么事情都不会做成。而每边三、五个关键人物的会谈能立即推进进程。”对于特朗普政府采取的所谓“美国优先”贸易政策,巴尔舍夫斯基形容,特朗普上任以来采取“非正统的”贸易政策,例如以保护美国国家安全为理由,对加拿大和墨西哥进入美国市场的钢铁和铝材产品加征惩罚性关税。“从我们的邻居加拿大进口铝材,怎么危害美国国家安全了?”她指出,特朗普政府对某些法律的运用是不恰当的,“我认为美国最终会对此感到后悔。”“协议的真谛是,各方都需要让步”BBC报道提到,作为曾担任同一职位的“前辈”,谈及对莱特希泽的建议,巴尔舍夫斯基没有谈论具体议题,选择回归谈判的基本:“坚定代表美国的利益、清晰传达一贯的立场、知己知彼。”巴尔舍夫斯基说:“我们都想要天上的月亮和星星,但我们需要的可能只是一个容身之所。”在底线与理想之间,就是谈判的空间。在谈判时多观察、少说话,对方的身体往往比嘴巴先“开口说话”。作为中国加入WTO的其中一位关键推手,巴尔舍夫斯基评价说,中国初加入WTO时,经济改革执行情况良好,人民的生活质量大幅提高。在她看来,正在进行的贸易谈判与20年前的WTO谈判面临的棘手议题,其实十分相似。报道称,知识产权一直是让美国担忧的议题。1995至1996年,时任副贸易代表的巴尔舍夫斯基负责美国产品打入中国市场以及知识产权保护的谈判,最终与中国达成《中美知识产权协议》。巴尔舍夫斯基认为,20年来中国在这一问题上取得了重大的进步。巴尔舍夫斯基认为,目前的中美谈判中,两国有共同目标,都想达成互利的协议。而在谈判中亘古不变的真理是,所有的谈判都从各方坚持各自立场开始,逐渐向对方靠近。“协议的真谛是,各方都需要让步。”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图为宗吉老人(左一)的女儿拉琼在为老人梳头。 记者 扎西顿珠 楚武干 摄人物背景:宗吉,女,现年82岁,家住日喀则市康马县少岗乡朗巴村。民主改革前,宗吉一家12口人都是朗通庄园的农奴。宗吉11岁时就在朗通庄园当朗生,给庄园主夫人做女佣。1959年,民主改革彻底废除了封建农奴制度,宗吉分到了衣服、房子和土地,从此她的人生也发生了巨变。“即使雪山变成酥油,也被领主占有;即使河水变成牛奶,我们也喝不上一口;生命虽由父母所赐,身体却为官家占有……”初春的康马县少岗乡朗巴村,依旧寒风凛冽。82岁的宗吉老阿妈坐在自家客厅的藏式沙发上,回忆着旧西藏的黑暗与苦难,那些为庄园主夫人当女佣的日子,至今记忆犹新。“我父母都是朗通庄园的农奴,生活很苦,父母没法养活我,就把我送给了庄园主的夫人做女佣。洗衣、做饭、端茶送水、打扫卫生等等,我每天起早贪黑有干不完的活儿。”宗吉说。“稍微做不好,就会挨打受骂。”宗吉记得,有一次,为夫人端茶,不小心把茶水洒出了一点,被夫人狠狠扇了巴掌。至于被打了多少次,宗吉已经数不清了。在旧西藏,农奴面前只有三条路:逃荒、为奴和乞讨。宗吉说,她自己也逃跑过。那一年,宗吉22岁,一次,庄园主和夫人带了大量贵重物品去拉萨,宗吉负责保管,因少了几件瓷器,夫人罚她十几天不准吃饭。因为饥饿难耐,宗吉最终决定逃跑。“我害怕被抓住,就一直跑,跑到了拉萨一处解放军驻地。”宗吉清楚地记得,跑到部队后,解放军给了她一间小房子,送了被子和很多吃的,还安排她到后勤做帮厨。不幸的是,两个月后,宗吉不小心又被庄园主抓住了。“关了20多天后,又把我押回了庄园。”所幸苦日子没有持续多久,宗吉被抓回朗通庄园那一年正是1959年,西藏民主改革的一声春雷,唤醒了这片沉睡的土地。“是朴连长救了我,是人民解放军救了我,是共产党救了我。”说起朴连长,宗吉眼中泛着泪光,“当时,朴连长带着十几名解放军来到朗通庄园,将我们这些农奴集中起来,宣讲政策,给我们分庄园主的家产。朴连长说,废除农奴制度后,大家就再也不用受农奴主剥削,可以做自己的主人了。我们都情不自禁地欢呼‘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宗吉回忆道,当时,她分到了几件庄园主夫人的上衣、藏袍和皮靴,还分到了房子和土地。“当女佣时,只有一件可以勉强遮体的衣服穿,看着庄园主夫人身上华丽的衣服,我特别羡慕。没想到我也穿上了她的衣服,这是我第一次穿这么好的衣服。”宗吉说。“从给庄园主当牛做马到自己买车、出门坐车,从与牲口同吃同住到住上藏式楼房,从生病无人管到享有免费医疗,柏油路、水泥路通了,水电通了,网络通了。我们生活方方面面的变化都太大了。”从黑暗到光明、从落后到进步,宗吉见证了西藏从苦难到辉煌的发展历程。可见可感的变化、真真切切的感受,让宗吉更加坚定了跟党走的信心和决心。“经历过旧西藏的苦,才更能懂得珍惜新西藏的甜。共产党让我获得了新生,做人不能忘本,要感党恩、听党话、跟党走。”宗吉说,民主改革后,她还当上了村里的妇女主任,真正实现了当家作主。如今,住着宽敞明亮的安居房、使用着各种家具家电、享受着政府的各种补贴,宗吉笑呵呵地说:“有党和政府的关心关怀,孩子上学、就医不用花钱,想穿什么衣服都能买到,酥油茶想喝多少喝多少,肉想吃多少吃多少,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足。”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王美霞)

六合财神四肖四码 正版四不像图 兰月亮免费资料大全 王中王六肖必中特 二四六天天好彩944cc246图文
举世无双 王中王六会彩开奖结果 管家婆i论坛 六今晚开奖号码结果 手机六合开奖直播现场
牛牛高手论坛正版 香港马报全年资料 凤凰高手论坛 3438正版算盘资料 4887王中王鉄算盘奖结果